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新闻 - 惊讶!80%终止IPO审核“退股潮”来势汹汹。为什么现场检查这么厉害? 600503

惊讶!80%终止IPO审核“退股潮”来势汹汹。为什么现场检查这么厉害? 600503

来源:奇娥股票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31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IPO现场检查的影响还在“发酵”。

近日,记者从上交所官网获悉,随机抽取的另外5家公司撤回了申请材料,分别是柯蓝环保、德威华泰、国光信息、恒伦医疗、华鹏仪器。

市场分析师认为,许多企业终止审计反映了监管对IPO市场的严格控制。

那么,对于这些“被取消”的企业,监管的重点在哪里呢?IPO申请人和保荐人有什么要求?

“撤销命令”

仅在2月22日和2月24日,a股市场10家抽样企业已终止审核,大部分企业自愿撤回申请材料。

2021年1月3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第28届企业信息披露质量首次抽查名单抽签仪式。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企业407家,入选企业20家。其中,入选企业中,11家在创业板上市,9家在科技创新板。

现场检查后,首批四家公司宣布“撤单”,披露日期为2021年2月10日。

如江苏恒兴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兴科技”)IPO申请于2020年12月21日被深交所受理,但被选定现场检查十天后终止。在这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恒兴科技连询价回复都没有发布,IPO之路已经结束。

数据显示,恒兴科技创业板IPO的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会计师事务所为荣成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为国浩律师事务所(上海)。公司预计融资金额10亿元。

截至2021年2月25日中午,抽查的20家企业中有16家已终止审核,终止率高达80%。

28届IPO抽查企业名单,由IPO日报整理

此外,终止审计的16家企业共涉及14家保荐人。其中,东吴证券、民生证券各赞助2家IPO企业,郭进证券、银河证券、中银国际、东海证券、中国证券、招商局证券、华泰联合、中信证券各赞助1家。

针对上述情况,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陆穗琦在接受《IPO日报》采访时表示,“实行注册制后,市场压力和外部监管同时加大,保荐人、其他中介机构、发行人和投资者之间的相互制约加强,市场优胜劣汰势在必行。这种情况以后可能会成为常态。”。

资深投资银行家赵茂阳在接受《IPO日报》采访时表示,这表明IPO的准入更加严格,准备不足或存在质量问题的项目,无论是发行人还是保荐人,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关注焦点

对于这些已经终止审计的企业,监管的重点是什么?

通过《IPO日报》梳理后发现,在终止审核的16家企业中,有12家企业在被选中后一个月内,甚至在发布查询回复之前,就草草结束了审核。

虽然终止审计的原因一般不公开,但IPO日报通过其他四家企业的查询和回复信件发现了一些“痕迹”。这四家公司在最新的询价回复中都被问到收入确认的问题。

例如,创业板IPO公司北京时代於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於陵”)的主营业务是为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提供前期咨询、方案设计、设备供应、软件开发和运维等综合服务。

2017年至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时代於陵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8亿元、7.64亿元、8.16亿元和1.85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5877.29万元、6734.6万元、7642.64万元和-704.8万元。

深交所要求於陵时报披露每个报告期从初验到终验的平均周期、变动原因和合理性,於陵时报应通过逐一比较新旧收入标准中的收入确认条件,充分论证和披露按照初验方法确认的收入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

深交所查询汇总,数据来源:查询回函

供应商问题也是监管机构关注的焦点,这四家公司新披露的询价回复中有三家被询价。

例如,上海柯蓝石化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蓝环保”)主要为石化和煤化工行业的客户提供环境治理和绿色工艺的集成解决方案。公司主营业务按经营模式主要分为三类:工程咨询设计、成套系统、工程总承包。

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柯蓝环保营业收入分别为1.52亿元、2.22亿元、2.87亿元和1.73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1164.28万元、2278.81万元、2670.41万元和2737.26万元。

数据显示,柯蓝环保在报告期内采购的材料和设备包括定制材料和设备以及一般材料和设备。对此,上交所要求柯蓝环保结合主要产品说明静态设备和动态设备的具体内容、划分依据和应用业务,以及柯蓝环保的材料构成比例,并定量分析各种材料波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

关于公平情况,被调查的家庭也是3户,包括柯蓝环保。

比如上交所要求柯蓝环保说明公司持股情况,新三板上市期间公司是否没有披露持股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严格关闭IPO入口

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首次上市企业的现场检查显示,在注册制度下,监管部门仍然没有放松对IPO市场的信息披露。

此前,证监会在《关于对初始企业进行现场检查的规定》中公开表示,在试点注册制背景下,仍有必要对初始企业进行现场检查。

“第一家企业的现场检查是严格实施对IPO全链环节监管的重要措施。它还可以督促中介机构勤勉谨慎地履行职责,在资本市场中发挥“把关人”的作用。也是提高信息披露质量的重要手段。”

下一步,中国证监会表示,将继续“坚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以问题为导向,随机选择现场检查,重点关注关键问题,不断提高初始企业信息披露质量。对现场检查中发现的发行人信息披露和中介执业质量问题进行分类,对信息披露违规行为保持高压态势,强化中介责任”。

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表示:“为了减少IPO注册制度的漏洞,加强上市公司的质量和信息披露制度,监管部门扩大了抽查,震惊了一些基础薄弱、资产质量差的企业,起到了保护市场稳定和投资者利益的作用。”。

此举对申报企业和保荐人提出了什么要求?

对此,一位知名券商高管告诉《IPO日报》,在注册制背景下,对申报项目的监管可能会变得更加严格,这也对保荐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严格“把关”IPO项目进度,同时促进企业进行充分、准确的信息披露。

某科技创新板新上市公司秘书长对《IPO日报》表示:“我们的总结是合规、真实、客观,报告基础工作扎实,相关信息详实,答辩问题考虑周全。”

另一家在科技创新板新上市的公司认为,在目前的注册制度下,企业在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申报“真相”比完善更重要,尤其是在财务数据方面。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IPO日报)

TAG标签: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